黑瞳事物所之美犬萝莉

 黑瞳事物所之美犬萝莉

作者:烈烈风中

定单 BY 伪以诺(阅读前提示:括号里的内容大部分是目标人物都御由美的心理活动。)

 

 手机响起,手机的主人却没有去接,诡异的歌声从手机里传出:“皮鞭蜡烛表白 请与我相爱不再分开 我人你踏踩 LUCKY哟 相遇在人海 让一切从头再来”

 

 “……”

 

 抚摸你酮体纯洁无比 还要强行脱去穿在外面的水手衣”

 

 “……”

 

 “呀咩跌~呀咩跌~呀咩跌~一代哟 呀咩跌~呀咩跌~呀咩跌~一库哟”

 

 “……”

 

 “武藤兰吉泽明步 小泽玛利亚春叶浅仓舞 高树玛丽亚神谷姬 仓井空松岛枫喜多村麻衣”

 

 “……”

 

 清英柔体美丽 圣洁无比她 还提着书包穿着水手衣”

 

 “……”

 

 “分红两点轻轻戳 快感全身散扩 撩人酮体赋予我无限诱惑”

 

 “……”

 

 清音肉体体香四溢心灵纯洁 在我们的梦境里 曾经被无数次的推倒 今天你梦到了吗”

 

 “……”

 

 “微风吹起 MIKUMIKU没有穿内裤 裙下的风光 全部暴露 MIKUMIKU裙摆飞舞 清爽的感觉 包围凹陷之处 MIKUMIKU天生尤物 鲜嫩光滑 一只白虎 MIKUMIKU我的女仆 不穿内裤 才能为我服务”

 

 “……”

 

 “御姐退散 人妻退散 虎狼之年 欲望难以填满 身体敏感 清香花瓣 需要开发潜质的小“……”

 

 “这一辈子我最爱的小LOLI 和我在一起不分离!”

 

 全长13分53秒的猥亵音乐完全放完手机的主人才接起电话:“喂,谁呀?”

 

 “小音,是我。”

 

 “哦,是你啊,老男人!”

 

 “……我情愿你像以前一样叫我大叔。”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无奈。

 

 “大叔?你不知道要LOLI叫大叔是要收钱的吗?而本人正好是纯种LOLI一名!当然,如果你变态的心灵已经饥渴到极需一名LOLI叫你大叔的话……给我100万,我可以满足你——叫你一声大叔。”

 

 “其实我是个老男人。”挫败“恩,你知道的,我没和老男人聊天的习惯,请在11秒内把事情说完。”

 

 “有个委托,老大希望你来做。”耗时3.82秒。

 

 “唔……最近很忙没空啊,要老大找别人吧。”

 

 “忙什么?”那头的人很好奇的问道,要知道这姑奶奶平时可是闲的发慌的那种。

 

 “买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更好奇了。  “恩哼!老男人你是不是更年期到了,这么多问题?这么想知道是吧,好我告诉你,我正在网购胸罩!妈的,你知不知道现在经济多差,什么都涨价,再过两天我估计我都没钱买卫生巾了!”

 

 “……”囧....“喂?装什么沉默是金,怎么不说话了?怎么,瞧不起我?觉得我用不到胸罩和卫生巾吗?告诉你我上个月初潮就来了,说起来就生气,你知不知道光是买护垫和卫生巾就是很大一笔开销!”

 

 “咳咳……咳咳……小音啊,那个……不要和一个男人,讨论买那些东西的事……”尴尬啊尴尬。

 

 “你不只更年期还老年痴呆,是你问起来的好不好!”

 

 “对不起,我错了……额,这不是正好吗?做了这个委托就有150万美金的酬劳哦!”拥有坚强神经的老男人依然没忘自己的目的。

 

 “150万?估计买了胸罩就没钱买内裤了,不接!”

 

 你家胸罩白金做的也不值150万啊,白金做的内裤我倒是见过,不过那叫贞操带!电话那头的老男人在心里嘀咕着。

 

 “那也没办法,小音你不想接就算了,我跟老大说说,看他找谁去。唉,15岁的小妹妹,可惜了!”老男人开始使用必杀技了。事实上,他很后悔没一开始就用。

 

 “等等!什么15岁的小妹妹?”

 

 “哦,是这次委托的目标,都御由美,15岁,国三。”

 

 “……”电话这边沉默了会:“身高体重三围多少?”

 

 “我怎么知道?”

 

 “这个委托我接了!”

 

 “你不是不接的吗?”调笑。

 

 “老男人,不想阳痿的话就赶快把电话挂了,给你5.7秒时间!”

 

 “委托内容我传真给你。嘟嘟……嘟嘟……嘟嘟……” 挂了,耗时2.94秒。

 

 不一会,传真来了:================委托内容======================= 委托人 :都御 隼人(男,20,非处男) 日本某知名国际服装公司行政总裁 已婚,目前居于豪宅内(位于妹妹住所附近几个街口) 目标人物:都御 由美(女,15,处女) 委托人的妹妹(有血缘) 现正就读日本帝都立花中学(国中三年级) 住在由委托人购买的房屋内,财政方面全由委托人供应。 家中有饲养一只西班牙猎犬 与高中部5年级的剑道部学长 狱寺成见有很好的感情(国小4年级时 认识目标人物,青梅竹马且接近男女友间的关系,兼任目标人物的家 庭教师) 没有派遣管家和女佣前往目标人物的住所 委托内容:1)使目标成为委托人的美女犬(或奴隶) ,并奉若神明 2)不能让任何人发现目标人物表面上有任何变化 3)目标人物与狱寺疏远 时限  :不限 报酬  :150万美元    难度  : B (目标对委托人有亲密关系,精神操作难度不高) (目击部份风险不高,能在豪宅内进行) 附录:1)狱寺逢星期二﹑四﹑六到目标人物家中担任家庭教师一职 2)允许在校内进行精神操作 3)尽可能保持目标人物原有人格==================================================看完委托揉成一团,音LOLI随手丢进了废纸篓。一边娴熟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一边碎碎念:“150万就想上亲妹LOLI,有钱人都这么小气吗?这个世界真黑暗!竟然想把可爱的小LOLI变成美女犬,天谴啊!老天真没眼,竟然没把这人噼死!$%?&#%?¥%……(一堆碎碎念)”

 

 最后总结:“男人啊,排除下面那根东西能取悦下女人这点,根本就是进化学的耻辱!还是LOLI美啊……声清、体柔、易推倒!哦呵呵哈哈!”陷入恐怖的粉红色妄想。

 

 已经把自己脱的精光的某只LOLI打开衣橱,开始认真挑选自己这次穿的衣服。女仆装、猫耳装、cos装、情趣装,不同尺码、不同款式,应有尽有,多么另人抽搐的衣橱啊!最终音LOLI选中了一件长式黑色女仆装,总的来说,和其他衣服相比,这件算很正常的了。

 

 穿好衣服的音LOLI又翻箱倒柜的找出一套物件:白色蕾丝的头带和围裙,黑色的短袜和皮鞋。全部穿戴完毕的音LOLI站在自家超大的镜子前转了圈,似乎很满意。身子站正,双手自然的交叉放在围裙上,脸上带着诱惑的微笑,音LOLI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深深鞠了个躬,娇滴滴的说道:“主人,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吗?”

 

 “啊!”音LOLI突然发疯似的扭动着身体,尖叫着:“萌死了!萌死了!人家要女仆,女仆!~~~”

 

 *    *    *    *    *    *    *都御由美,现就于读日本帝都立花中学国三B班。两年前父母因车祸身亡,所幸哥哥都御隼人才华出众在日本某知名国际服装公司任行政总裁一职,兄妹两人的经济来源才有得保障。一年前都御隼人结婚,懂事的由美主动提出希望离家独居,都御隼人拗不过妹妹,答应了妹妹的要求,在附近买了间房子给妹妹居住。因为由美的坚持,所以并没有请女佣或管家。

 

 如往常一样,放学后的由美直接就回到了家里。父母的早亡让她比同龄的小孩更懂事,对哥哥也十分的感激,所以由美从来不会做让哥哥担心的事,放学后不回家到处玩更是想都不会去想的。

 

 虽然知道家里其实就只自己一个人,可是多年的习惯还是使由美每次回来后都会说上一句:“我回来了!”有时候由美也会很寂寞,偌大一个房子里却只有自己一个人,其实她是很喜欢和哥哥一起生活的,父母的死加深了她对哥哥依赖。当然,这些都只是由美的想法,她不会说出来,再她看来,哥哥已经很辛苦了,她不能一直依靠哥哥,她要学会独立。

 

 “欢迎回来,大小姐。”

 

 “啊!”由美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人——一个比自己还要小的女孩,眼睛大大的,五官很可爱,特别是嘴唇,澹澹的粉红印在白皙的皮肤上,很诱人。但真正另由美惊讶的是这样一个小女孩却穿着一身女仆装,而且说不出的合适!没错了,正是音由美看着音LOLI的同时音LOLI也打量着由美:身高大约1米5左右,体型偏瘦,估计体重不会超过40公斤,胸部还在发育,大约32-34之间,腰很细,屁股还不是很翘。结论:即将脱离LOLI期的LOLI一名。PS:水手服萌啊!音LOLI甜蜜的笑了起来。

 

 “大小姐,你怎么了?”看见由美在发呆,音LOLI恭敬的问道。

 

 “啊!”回过神的由美有点狼狈:“啊……你,你是谁呀?”(好失礼……)

 

 “大小姐,我叫音,是负责服侍您的女仆。”大眼睛一闪一闪的,彷佛装满了星星。

 

 “女……女仆?”由美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小女孩,比自己还小,却说是自己的女仆?#p#分页标题#e#

 

 “是啊是啊!女仆女仆!不管大小姐提什么要求我都会照做的哦!”音LOLI挥舞着小手,脸蛋兴奋的涨得通红。

 

 “啊?”可怜的由美实在跟不上邪恶的音LOLI的思维。

 

 “就是这样了!”音LOLI害羞的眨了眨眼睛。

 

 这到底是什么和什么啊?由美感觉头很晕。

 

 “你说你是我的女仆?”由美再次疑惑的问道。

 

 “是啊!”某邪恶女仆很没良心的笑的天真烂漫。

 

 “可……可是……你你这么小,而且我们家不需要女仆。”由美还是很习惯的说成“我们”家而不是“我”家,即使现在她是一个人住。

 

 听到由美的话,小女仆突然一动不动,眼睛里泛着惊恐,嘴一憋,那眼里的星星感觉随时都会泄出来:“大小姐也不要小音吗?小音好可怜!主人……呜…主人也不要小音…呜呜……小姐也不要……小…小音没地方住……小音要饿死了!呜呜呜呜!”说着说着竟抽泣起来。

 

 小女仆这一哭可把由美吓坏了,手忙脚乱的安慰起来,同时心里自责怎么把这么可爱的小妹妹给弄哭了。

 

 “不哭了,不哭了,好不好,告诉姐姐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说没地方住?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在我家还说自己是女仆?”

 

 狠狠的抽泣了两声,小女仆才举起拳头用手背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开始叙说来龙去脉。

 

 原来小女仆的父母出车祸死了,没人照顾被政府送到了孤儿院。在孤儿院里却是受尽了欺负一个人偷跑了出来遇见了由美的哥哥都御隼人。小女仆说什么也不肯回孤儿院,都御隼人看她可怜就收留了她,不过始终有些不便,隼人就想到了自己的妹妹由美,把小女仆送到了由美家。本来隼人是准备送小女仆去上学的,可小女仆说什么也不肯,因为孤儿院的阴影小女仆害怕上学被同学欺负,最后还缠着隼人要做女仆。

 

 听完小女仆的故事,小女仆不哭了,由美却哭的淅沥哗啦的。父母虽然走了,可是自己还有哥哥,小音妹妹却什么也没了。

 

 怜惜的抚摩着小女仆的脑袋,由美柔声说道:“小音妹妹,姐姐不会不要你的,你以后就住这吧!”

 

 “真的?”哭红了的眼睛瞬间闪闪发光。

 

 看着小女仆现在的样子由美更是心疼,温柔的笑道:“当然是真的!”

 

 “耶!谢谢大小姐!”

 

 “小音,不要叫我大小姐了,你不是什么女仆,以后就当这是自己家,好吗?”

 

 “不要!”谁知小女仆却噘着嘴巴拒绝了:“我就要当女仆,就要就要!”

 

 “小音你听我说……”

 

 “我不听不听!不听啦!哇啊啊啊~~”说着竟大哭了起来。

 

 “好好……好!小音要当女仆就当女仆,别哭了,小音乖咯,乖孩子不哭!”

 

 “恩……大小姐,对不起……小音失礼了……”小女仆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不过总算停止了哭泣,深深的向由美鞠了一躬:“请大小姐……呜……原谅。”声音很小,还带着哭腔。

 

 小女仆保持着鞠躬的姿势,小小的身躯微微的颤抖着。看到这样的情景,由美眼睛一酸,竟忍不住哭了出来。这一刻,她彷佛在小女仆身上看到了自己。由美知道,她在害怕,害怕自己不要她,当年父母刚死的时候自己也曾这样害怕过,害怕哥哥也和父母一样离她而去;由美知道,她为什么坚持要当女仆,就和自己坚持搬出来住一样。同样的脆弱,同样的倔强。此刻由美真的把眼前这个小女孩当成了自己的妹妹。

 

 将小女仆拥入怀里,比想象的还要纤细。(可怜的孩子,在孤儿院一定吃了不少苦!)

 

 “小音乖,不哭了哦,姐姐原谅你,乖哦,再哭就不漂亮了。”

 

 “恩~”小女仆把头埋在由美的怀里,闷声闷气的应了一声。

 

 “但是你也别再叫我大小姐了……”

 

 “呜……”

 

 眼看水龙头又要打开了,由美急忙岔开话题:“小音多大了?”

 

 “呜……12,4月份就13了!”

 

 由美在心里叹了口气:唉……可怜的孩子!

 

 “那这样好吗?以后你就叫我由美姐姐,姐姐真的听不习惯‘大小姐’这个称呼,当然你还是我们家的女仆!”

 

 “恩……小音听姐姐的,小音很乖的……”

 

 “乖孩子!”由美轻轻的理着小女仆过肩的长发。

 

 抬头看见由美温柔的眼神,小女仆的脸瞬间如被蒸过似的红的都能看见水蒸汽了。抿着嘴唇,小女仆又把头埋进了由美的怀里。

 

 由美憋笑。(哇!害羞了!小音好可爱!竟然连耳朵都红起来了!)

 

 单纯的由美并没有看见现在正在她胸部蹭啊蹭的某只邪恶LOLI是怎样一副嘴脸——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比邪恶大叔发现可爱LOLI更加猥琐一千倍的淫荡表情,就差没流口水了。

 

 由美并没发现自己的异常:家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人,即使那个人只是个小女孩,但一般人也会有所警觉吧。但由美却一点也没有怀疑过音,事后甚至没有打电话去询问哥哥,更是在第一次见面的情况下就把音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一样!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音的特殊能力——“错觉”。“错觉”中的“觉”是指视觉、嗅觉、听觉、味觉、触觉,而音的能力就是在同一时间内让同一个人的一种感觉产生错误。从由美回家开始,音就一直让由美的嗅觉处于“错觉”状态中——那是一种很澹的香味,澹到凭人类的嗅觉几乎察觉不出来,而这种香味却能刺激人类的大脑从而让人产生一种高兴、幸福的感觉。正是在这种味道再加上音邪恶的演技,才成功的骗取了由美所有的信任。

 

 晚上,浴室。

 

 哼着歌,泡着澡,由美的心情非常好。正像之前说的,一个15岁的小女孩一个人生活是会感到十分孤独的,现在来了个小女仆,有了个伴,由美自然高兴,特别是这个小女仆还那么可爱,那么小!由美有种当姐姐的自豪,一直以来她都是以妹妹的身份受到照顾,现在她也有妹妹了,想着以后可以像哥哥照顾自己一样照顾小女仆,由美就说不出的兴奋。

 

 “哗!——”浴室的门被打开,小女仆冲了进来。

 

 “小、小音?”

 

 “姐姐,小音要你和一起洗!”小女仆眨着天真无邪的眼睛。

 

 “一……一起洗?”

 

 “是啊!让小音帮姐姐擦背吧!”小女仆的脸上挂着单纯、甜蜜的笑。

 

 “可是……”虽然都是女孩,可是在刚认识一天的小妹妹面前赤裸身体由美还是会觉得很尴尬很害羞的。

 

 “姐姐不喜欢小音帮姐姐擦背吗?”眼泪汪汪:“以前小音都帮爸爸擦背的,爸爸很喜欢小音帮他擦背的……爸爸……呜呜……爸爸、爸爸不在了……”

 

 看到小女仆的样子由美也不禁想起了以前自己帮爸爸擦背的情景,爸爸已经不在了啊……想着想着只觉鼻子酸酸的。不行,不行!我不能哭!刚还说要当个好姐姐好好照顾小音,怎么就软弱起来了。

 

 “看你好哭的,姐姐是说‘可是小音总不能穿着衣服洗啊!’小音快脱衣服咯,不然怎么和姐姐一起洗澡?”振作起来的由美调整了下心情向还没完全哭出来的小女仆说道。

 

 “姐姐?”一闪!一闪!散发着兴奋的光彩。刚才还益满泪水的双眸哪怕一个泪花都找不到了。

 

 “是啦,刚不是说要和姐姐一起洗的吗?讨厌姐姐不想一起洗了?”

 

 “没,没!”小女仆摇晃着小脑袋开始脱她的女仆装。

 

 “啊!”由美惊讶的看着脱下女仆装后光熘熘的小LOLI:“小音,你……你怎么没穿内衣裤?”

 

 “内衣裤?”小女仆的大眼睛眨啊眨:“女仆装不用穿内衣裤的啊!”

 

 “啊!不穿?那样不难受吗?”由美当然没穿过女仆装,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用穿,但是光想想穿着连衣裙但里面却是真空就觉得难受。

 

 “不会啊,这也是女仆的职责之一哦!”小女仆骄傲的说道。同时也是萌点之一,当然这句小女仆是不会说出来的。

 

 “职责之一?”由美一脸古怪的重复着这句话。(小音的意思该不会是……不会吧,小音还这么小,肯定不是,是我误会了。讨厌!我怎么会想到那方面去!)

 

 “姐姐?怎么了?你脸好红哦!”

 

 “没!没什么!小音不是说要给姐姐擦背吗?快来呀,姐姐可等着呢!”由美慌忙的掩饰道。看到小女仆一脸天真的样子更是肯定了是自己多心,暗怪自己好色乱想。

 

 如领圣旨的小女仆拿着毛巾坐在由美后面开始给由美擦背。

 

 开始还有点害羞,渐渐也就觉得没什么了,由美坦然的接受着小女仆的服务。

 

 “小音,累吗?”擦了有一会,由美担心小女仆会累着。

 

 “不累!”本来两只手擦的好好的现在却只有一只手拿着毛巾擦起来,另一只手摸着由美光滑的背部,邪恶的音LOLI啊!

 

 “呀!小音你干什么,好痒啊!”由美敏感的察觉到背部遭到“攻击”。

 

 “嘻!姐姐的皮肤好光滑哦,小音好羡慕!”摸啊摸……能力发动:触觉。

 

 “呜!——”

 

 “姐姐?怎么了?”听到由美的呻吟小女仆好奇的问道,可惜由美是背对着她的,看不见纯洁小女仆脸上恶作剧的笑容。#p#分页标题#e#

 

 “没……没什么……”由美断断续续的回道。一股股奇怪的感觉从背部传来,是痒是痛,或是舒服?由美也分不清。

 

 “哦……姐姐,跟你说哦,小音觉得能给姐姐擦背很幸福,小音很喜欢这种感觉!”

 

 由美只觉得被小音手摸过的地方痒的要命,却也舒服的要命。毛巾彷佛知道由美的身体状态,由美哪里痒毛巾就往哪里擦,由美只觉得随着擦拭一股股的热浪从背部分成两股,一道传至大脑,一道却涌向下体。

 

 “呜——为、为什么呢?小音为什么会这么想?”强忍着身上的快感,害怕被小女仆发现,由美尽量平静的问道。

 

 “姐姐不这么觉得?”小女仆的语调很惊讶,彷佛对由美不这么想难以置信:“有一个人,值得你为她擦背,不是件很幸福的事吗?难道姐姐没有想给谁擦背的欲望吗?”

 

 给谁擦背的……欲望?

 

 “以前小音都帮爸爸擦背的,爸爸很喜欢小音帮他擦背的……爸爸……呜呜……爸爸、爸爸不在了……”不知为什么,之前小音的话在由美的脑海里浮现。爸爸不在了……谁值得我为他擦背呢?一个人的身影在脑海里慢慢浮现——正是哥哥都御隼人!

 

 哥哥?为哥哥擦背?

 

 被奇怪的快感折磨的迷迷煳煳的由美想象着自己全身赤裸的坐在哥哥身后为他擦背……哥哥……哥哥的背好宽大……好有安全感……“姐姐?姐姐?姐姐?”

 

 “啊!”小女仆的声音将陷入幻想的由美惊醒。天啊!自己在做什么呀!由美发现自己的一支手正放在自己的乳房上,另一只手更是快伸进身为少女最隐秘的地方。

 

 “姐姐,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还是小音擦的力道不对?”

 

 “不……不,没什么!”由美红着脸解释道,幸好是背对着小音,不然让她看到自己刚才的样子,自己这个做姐姐的脸可就丢光了:“小音也累了吧,让姐姐为你擦背吧!”

 

 “啊……可、可以吗?”小女仆眼里闪烁着惊喜和却弱:“还……还是不要了吧!”

 

 “当然可以,还是说小音不想姐姐给你擦背?”

 

 “没……不是……可是……”小女仆快急哭了。

 

 “那就乖乖听姐姐话咯,来,转过去,姐姐给你擦。”

 

 “是……”小女仆抿着嘴,羞红着脸转过身子背对着由美。

 

 由美开始给音LOLI擦背,一边擦一边想着刚才的事。

 

 (自己刚才到底怎么了?竟然会幻想……幻想那样的事……而且还……好丢脸……呜——怎、怎么回事?啊……奇怪,好……好痒,小穴好痒……呜——受不了了,没办法,就轻轻碰一下,就一下,受不了了……)

 

 和小女仆一样本来两个手擦的好好的突然变成了一个手,不过小女仆是摸由美的背,由美却是摸自己的蜜穴。

 

 这一摸,却是停不下来了。由美就这样坐在小音背后一边给她擦背一边手淫了起来。

 

 (好……好舒服……啊……怎么、怎么会这样……可是好舒服!好棒……好、好多水……哥哥……哥哥……由美下面流了好多水……)

 

 中指在蜜穴中进进出出,食指和大拇指挑逗着阴蒂,由美半眯着眼睛,坐在板凳上小屁股不安分的扭动着。

 

 “呜——恩!……”由美在颤抖中得到了高潮。

 

 “姐姐?你怎么了?”听到由美闷声的呻吟,小女仆好奇的转头问道。

 

 “别!小音别转头!”高潮后的由美终于从欲望中解放出来,惊慌的叫到。

 

 “啊!是!”小女仆赶紧目视前方,有点害怕的问道:“姐姐……是不是小音……小音惹您生气了?”不知不觉间又用上了敬语。

 

 “呼——”深深呼了口气,清理好下身由美才平静下来,“小音,姐姐没生你气,你不要误会,只是姐姐在给你擦背,你就要乖乖的不要动知道吗?”

 

 “是,小音知道了。”小女仆顺从的回答道。

 

 “恩……”虽然表面上平静了下来,其实内心还是乱的一塌煳涂,所以由美并没发现小女仆说话的语气又变回了最开始的必恭必敬。

 

 (我……我刚才在做什么呀!我竟然毫无羞耻心的在小音身边自慰,而且……而且……而且幻想对象竟然还是……我到底怎么了?难道我……我……我是个淫荡的女孩?不……不会的……由美不是淫荡的女孩……不是的,绝对不是的!)

 

 “呜……呜……”

 

 轻微的呜咽声将由美拉从自己的思绪中拉了出来:“小音?怎么了?你在哭?”

 

 “没……没有……”回答的很小声。

 

 “到底怎么了?”

 

 “没……小音没事……”

 

 “小音!”心里本就很乱的由美语气不禁严厉起来。

 

 “对不起,姐姐!小音……小音觉得……觉得……疼……所以不小心发出了声音,请姐姐原谅小音!”

 

 疼?由美愣了下,却发现小音原本白皙光滑的背部现在却多了一条长长的红色印子——刚才胡思乱想的时候手上不知不觉间加大了力气,竟把小音的背部硬生生给擦红了!

 

 小音背对着由美,低着头,赤裸的身体在瑟瑟的发抖。看到小音现在这副害怕的样子,再回想起刚才小音必恭必敬的语气,由美突然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

 

 (自己都做了些什么啊!因为自己淫乱的身体而迁怒小音?由美亏你刚还说要做个好姐姐,结果现在呢?)

 

 “小音……”由美张了张嘴,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是!”

 

 “你……你是不是在怕姐姐?”

 

 “没……没有……小音没有!”背对着由美小于拼命摇着头。

 

 “那你为什么背对着姐姐?”

 

 “因为刚刚……刚刚转头,姐姐好象很生气。”小音唯唯诺诺的回答道。

 

 “小音,把身子转过来,我要你看着姐姐。”

 

 “是。”转过身子看到由美的小音吓了一跳:“姐姐!你……你怎么哭了?”

 

 “小音过来。”由美没有回答小音的问题,伸开双手示意小音过去。

 

 “是。”

 

 由美一把抱住了小音。

 

 “小音,对不起……对不起!”

 

 “姐姐……?”

 

 由美紧紧将小音搂在怀里:“小音,对不起,刚姐姐说话语气重了,对不起,小音能原谅姐姐吗?”

 

 “姐姐……没……是、是小音不好,是小音不听话。”

 

 “小音不愿意原谅姐姐吗?”

 

 “不……不是,只是、真……真的不是姐姐不好……是小音、小音……”

 

 “小音。”由美双手捧住小音的脸,凝视着小音的双眼:“姐姐只想知道你原不原谅姐姐!”

 

 盯着由美的眼睛看了很久,小音抿着嘴唇点了点头,将头埋进由美的怀里。

 

 看到小音的表现,由美开心的笑了。(我一定要做个好姐姐,像哥哥……哥哥一样……)

 

 上次还有水手服阻隔,这次却是什么障碍也没有了,音LOLI蹭啊蹭……蹭啊蹭……音LOLI内心OS:其实不用棒棒糖也能拐到*    *    *    *    *    *    *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由美昨天晚上实在没睡好。半夜小音突然跑到她的房间吵着要和她一起睡,由美拿她没办法便答应了。结果却发现小音睡觉的习惯实在是差,一睡着就开始乱动,踢被子,在她身上乱摸,弄的她一晚上都没睡好。揉了揉干涩的眼睛,由美总感觉好象有哪里不对劲——自己的手怎么会是毛绒绒的!这……这是……小狗的爪子!

 

 啊——!由美尖叫了起来。

 

 可是由美听到的却是——“汪汪!”

 

 天啊……难道自己……变成了一只狗狗!

 

 ==================================================写在后面的话:看了下情节,大概才进行到预想的1/3左右,似乎又不小心把坑挖大了QQ这篇算是实验文,前面就说了,音LOLI是没有心灵控制的能力的(“错觉”算吗?)。所以整篇在构想里由香都不会被“催眠”,嘛~这就是这回的实验题目了:非心灵控制的MC(喂,那叫什么MC?

 

 因为没什么信心,不知道能不能写出MC的味道,所以把暂时写出来的发上来大家看看,希望大家多提意见。(众人:为什么又没肉?某人:现在不是流行把肉无限期的往后推,最后上碎肉吗?)

 

 话说最近都走“清纯派”了,其实我也很清纯的(害羞状),所以这篇文也就非常非常纯……了!那个什么隼人直接out!两只LOLI间请纯的互动,纯啊!纯啊!~~关于委托内容,诺兄我并不是要抱怨什么,真的,绝对没有!我更不会去质疑为什么委托人20岁就当上了行政总监,也不会去质疑15岁的小朋友为什么要一个人住,她哥明明离她家才几条街(难道她发现了她哥的兽欲所以跑出来的- -)。最后,由美小朋友家那条不会OX的西班牙猎犬……好吧,我可以当由美小朋友喜欢小动物,可是那么多可爱的狗你不去养你给我养西班牙猎犬!(抓狂!#p#分页标题#e#

 

 PS:音LOLI的手机铃声是“超萌音之LOLI控之歌组曲”,应该有人听过吧!没听过的可以去搜下,很有爱XD困死了,睡了